百石网,中国石材行业门户网站

石材行业资讯 主页 > 石材行业资讯 >
杀毒软件大师:高科技设备恐成网络犯罪胜利场
发布日期:2021-06-10 21:04   来源:未知   阅读:

  香港118论坛!10月25日,一个名为“坏兔子”的新型勒索软件再次席卷乌克兰和俄罗斯。目前,据英国BBC报道,包括俄罗斯国际文传通讯社、圣彼得堡新闻网站Fontanka.ru在内的三家网站,乌克兰的一个机场以及基辅的一条地铁线路都遭到了黑客攻击。

  俄罗斯卡巴斯基实验室的工作人员表示,俄罗斯是本次勒索软件袭击的重灾区,据数据显示,大多数受害者都在俄罗斯境内,还有一些位于乌克兰、土耳其及德国。受害者被要求支付0.05比特币(约合280美元)的赎金,而这次疫情的爆发与今年席卷全球的WannaCry和Petya勒索软件有相似之处。

  越来越频繁的黑客攻击事件,使得网络信息安全问题成为全球关注的共同话题。未来的网络安全趋势如何发展?在当今越来越智能化的时代,又会发生什么?

  10月23日,在西安的一间会议室内,带着这些问题,红星新闻对全球著名网络信息安全专家、卡巴斯基创始人兼CEO尤金·卡巴斯基进行了面对面独家专访。作为一名中国女婿,卡巴斯基深入地讲述了他对当下以及未来网络安全和人工智能的看法。

  提到卡巴斯基杀毒软件,相信许多人并不陌生。这是世界上最早的杀毒软件之一,也曾是中国电脑用户心中排名第一的杀毒软件,其创始人正是全球著名软件工程师——俄罗斯人尤金·卡巴斯基。

  据此前参考消息网援引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网的报道,文章称卡巴斯基曾在克格勃(KGB)高等学校修读过密码学和数学。卡巴斯基实验室则称,其首脑从来没有为克格勃工作过。该公司表示,卡巴斯基在毕业后为一所苏联军事研究机构工作过几年,但是在1991年离开那里去了私营部门。

  因为个人兴趣,卡巴斯基在离开后继续从事着计算机病毒的相关研究。1994年,他带领自己的团队获得了世界上第一个反病毒测试奖项的第一名,1997年以他本人名字命名的卡巴斯基杀毒软件公司诞生。

  10月23日,尤金·卡巴斯基出席了2017卡巴斯基大中华区合作伙伴峰会,会后这位满头银发、开朗健谈的传奇人物接受了红星新闻的专访。

  尤金曾在此前的一个公开演讲中指出,现在网络安全已陷入了“黑暗时代”,无论是个人日常生活还是公共基础设施,都面临着日益严峻的网络安全威胁。而早在几年前,他在接受采访时就曾提到,黑客4小时就可让电厂起火。

  在接受红星新闻专访时他表示:“我们的生活中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智能系统,不仅仅是电脑、智能手机等。”说着,他用手指了指身处的会议室,称:“甚至是这个酒店的房间、空调、灯光等每个环节,还有我们驾驶的汽车等都越发智能化。当我们的生活被越来越多高科技产品包围时,也面临着更多的潜在威胁。”

  对于网络安全的当前形式及未来趋势,卡巴斯基表示出了极大的忧虑,“(高科技设备增加的同时),当前的网络安全却十分脆弱,这(高科技设备)恐怕会成为网络犯罪的下一个‘胜利场’。”他预测说,未来人们还会看到越来越多的网络攻击事件出现,比如Wannacry、Petya等波及全球各行各业的大规模黑客攻击。“这是如今互联网空间的主要变化,而对于互联网安全领域也是一个质的变化。”

  根据卡巴斯基实验室的统计,2016年监测到的新型恶意软件数量是2015年的5倍。为了防御恶意代码攻击,全球一年用于预防和打击网络犯罪的开销高达4000亿欧元,这笔天文数字的背后反映出全球越发严峻的网络安全形势。然而,更重要的是,这个问题目前并不能得到有效的解决。

  黑客技术每年都在升级,黑客攻击也十分隐蔽,那么,究竟需要多久才能彻底解决网络安全问题?

  “这个问题其实特别复杂,因为这取决于网络犯罪者。黑客们都隐藏在深处,而我们完全无法预计他们的下一次大型攻击会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发生。”卡巴斯基称,关键问题在于,目前很多人都还没有足够的网络安全意识,有些企业甚至好几个月后才察觉到自己被黑客攻击了。

  卡巴斯基告诉红星新闻,现在的黑客攻击十分隐蔽,黑客们可以通过不同国家的网络发起攻击,但尽管如此,专业人士依然能从黑客程序中分析出编写者的母语。通过他的分析发现,全球范围内使用俄语编程的黑客数量很多,不仅如此,一般更复杂、更专业的黑客程序大部分都出自说俄语的黑客。

  他认为,这是因为俄罗斯拥有高质量的计算机技术教育,也正是因此,俄罗斯在拥有最顶尖软件工程师的同时,也拥有黑客。这些人可能来自同一所学校,接受了5~6年相同的专业软件工程教育。

  除了网络安全问题外,另一个令大家焦虑不安的趋势则是如今的人工智能改革。就在不久前,横空出世的AlphaGo Zero通过自我学习进化以100:0击败了AlphaGo,而后者曾完胜世界排名第一的围棋冠军柯洁。在全球关注的同时,这一新闻又再次引发了众人的热议——人工智能是否将取代人类?

  对此,卡巴斯基称,大家对于这个问题完全没有必要感到焦虑,早在百年前的产业革命中,这样的变化就已经存在,新技术的出现不断推动这个世界更加自动化,这早已不是一个新的现象。“我推荐大家可以去读一读科幻小说作家库尔特?冯内古特的小说《自动钢琴》,”随后他兴致盎然地说道:“这本书写于1952年,描绘了一个智能机器的城市,一个生产几乎不需任何人力的时代。而在几十年后的今天,这一切正在发生,所以这并不是新的故事。”

  沉思几秒后,卡巴斯基说,现在有很多家长会责怪电脑、手机、互联网让孩子上瘾。“但他们可能都忘记了,当电视机刚出现的时候,大人们同样会指责孩子们看电视的时间太长。甚至在更久以前,还有人责怪书籍,因为孩子们花太多时间来看书。”说到这里,他笑了起来,说:“所以你看,这些不过都是在不同的年代、不同的科学技术发展背景下,不断反复出现的故事情节。”

  卡巴斯基指出,更关键的一点是,如今所提到的AI(人工智能)只是拥有自学能力的电脑程序,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工智能。比如,卡巴斯基实验室同样在使用AI程序,这些程序可以通过自学,不断收集成千上万的新型恶意代码和数据信息,但它们的行为完全基于程序本身储存及收集的信息。“这些程序的确十分聪明,也确实在不断地学习,但它们并不是真正的人工智能,二者的本质区别在于——是否有动机。因此,只要人类不赋予这些程序动机,那么它们永远只是一个电脑程序。”

  “在我看来,即使未来会有更多的电脑系统来帮助我们完成工作,但并不意味着人工智将比人类更聪明。可能未来的某一天会出现真正意义上比人类聪明的人工智能,但可能在数千年后才会发生。”摊了摊手,他再次强调了自己的观点:“现在大家担忧的都是科幻小说里的情节,这是几千年后人类应该解决的问题,而不是我们真正应该担忧的问题。”

  对于尤金·卡巴斯基很多人并不陌生,但或许很少有人知道,他还有另一个身份——中国女婿,确切说是一名四川女婿。

  据俄罗斯媒体此前报道,卡巴斯基与第一任妻子娜塔莉亚于1998年离婚,但在婚后两人一直是亲密的合作伙伴关系,直到2012年,两人才终止了生意上的合作。他的现任妻子是一名中国人,来自中国四川,卡巴斯基由此成为了一名中国四川女婿。因为在双语环境成长,他和前妻所生的两个儿子伊万和马克西姆已经可以流利地讲中文。

  卡巴斯基告诉红星新闻,从自己的专业领域讲,中国市场是目前公司最重要的市场之一。众所周知,中国正在飞速发展,中国有众多有能力的软件工程师,但同时,也有很多公司不幸成为网络犯罪的受害者。

  一谈起自己对中国的印象,喜欢旅游的卡巴斯基开心地向红星新闻介绍说,自己有好几份私人名单,其中一份是全球最有趣的城市,香港位列其中,这是他最喜欢的中国城市。另一份名单则是环游中国的必到之地,上面都是自己想去游览的地方,有山、有河、也有名胜古迹等等。从两年前,他便和老婆按照名单开始了每年一次的中国之旅,今年在参加峰会前,两人同样花了半个月时间完成了今年的“任务”,游览了丽江、黄山、华山等地。当被问到是否跟老婆回过四川时,他立马说道:“我去过四川太多次了!我们(他和老婆)不仅去了成都,还去了黄龙、九寨沟、峨眉山、乐山等地。”

  除了环游中国,来到中国当然得吃中国菜,作为一名四川女婿,必然要体验的就是四川火锅。对此,卡巴斯基一边摇头一边说:“火锅很辣,川菜也很辣!”相比辣到印象深刻的川菜,他称自己最喜欢的是粤菜,然后补充道:“中国菜是我的最爱,很多菜系我都喜欢。如果让我选择欧洲菜还是川菜,我会选择川菜,但如果是川菜和粤菜,我还是会选择粤菜。”

  谈到自己的跨国婚姻,卡巴斯基表示自己和老婆从来没有因为文化差异产生矛盾,他告诉红星新闻:“我尊重中国文化,而我老婆尊重俄罗斯文化,我们都会相互适应这种不同。”但让这位中国女婿遗憾的是,自己的中文水平有限,到现在也只能说几句特别基础的中文。“我的中文发音不是特别标准,所以中国人听不懂我在说什么。”他随后又大笑补充道:“当然,我老婆还是能听懂我在说什么,但其他人真的听不懂。”

百石网(www.xz2o.com.cn)是石材企业间(B2B)多功能电子商务网站,成为石材商人销售产品,拓展市场及网络推广的首选网站。